海因里希·冯·莱茵赫特

王房东和他的租客

        这是当初为了催更欢的文,沙雕风,求大家别骂我……(´;︵;`)  我写文了   @合歡

      王耀近来非常头痛,来源就是面前的两个金毛,他作为房东,已经和法国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英国人亚瑟·柯克兰相处半年了。今年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亚瑟·柯克兰似乎格外不对付,自古以来英法两国就有世仇,连带着英法两国人也互怼了数个世纪,互相看不顺眼。而且这俩人都因为对房东的不可说的情感,加上国仇,明里暗里较着劲,当然,王耀本人并不知道。王房东在遇到这种情况后,一般选择在一旁看戏。
    “该死的法国青蛙!英格兰必胜!”平时人前绅士的亚瑟此时身穿一件英格兰球队的应援服,拍桌打凳。“英格兰流氓也就看球时的流氓作风强点,法国队更有希望夺冠!”弗朗西斯头发上绑着代表法国国旗的三色发带,毫不示弱地吼回去。
      王耀默默坐在沙发上喝茶,继续看戏。“耀,你说,哪个队更有希望夺冠?一定是英格兰对吧,今年他们踢的多么好!”“哎呦亚瑟你想让哥哥我笑死吗,法国队一向实力很强,还曾拿过大力神杯,绝对比英格兰有希望夺冠!小耀你说是吧?”
      王耀:你们在我面前说这些,信不信我把你们赶出去哦……默默看向窗外,啊,今天天气真好。一旁的弗朗西斯和亚瑟已经开始动手互殴了。
      内心极不平静的王·为国足出不了线而心痛·and视钱如命·耀:你们给我住手,别毁了我的房子!这是我家!你们这俩混蛋!我要涨房租,涨房租!(`Δ´)!

      这些日子来,一群大老爷们一起在酒吧看球喝酒,今年的世界杯东道主国家人民伊万·布拉金斯基作为战斗民族兼任酒吧主人,在自家球队优异的表现下一连灌下好几瓶伏特加,志得意满;一向面目严肃如大理石雕像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和疯疯癫癫没个正经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一连几天都失魂落魄得单独坐在一旁,一脸胃痛地喝着啤酒。随着时间推移,每天失落到去角落里喝闷酒的队伍逐渐壮大,兴奋得看球的人越来越少。
      在英格兰进入八强后,亚瑟兴奋到不能自己,当即表示要下厨庆祝一下,被他求生欲极强的小伙伴们拦住了,他们表示不想因为亚瑟糟糕的厨艺导致他们看不到这届乃至下届世界杯的结果。
      亚瑟:英式白眼.jpg.
      在英格兰止步四强的那天,亚瑟也加入到了角落里的低气压人群里。而两天后的最终结果出来后,亚瑟身上的气压更低了,法国队夺冠!
      幸灾乐祸的弗朗西斯:哦呵呵,谁当初说必胜来着?哥哥家的队伍才是最棒的,天佑法兰西๑乛v乛๑

      当晚,王耀一脸黑线地看着面前的景象:桌子上一片狼藉,满是喝空的酒瓶子,亚瑟抱着他的薄荷飞飞兔玩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弗朗西斯则处于亢奋状态,忽然就开始爆衣,腐烂你要干什么!再兴奋也别裸奔啊(=_=)
      亚瑟抽泣了几声后,晃晃悠悠起身,抱住了王耀的腰,一脸委屈地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蹭:“耀,我饿了……”漫天撒玫瑰花瓣庆祝的弗朗西斯也凑上来:“小耀,我也饿了~~~”王耀看着两个嗷嗷待哺的醉鬼,心不由软了下来,转身进了厨房,给他们下面吃。
      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暖饱思――咳咳,吃饱了的亚瑟和弗朗看着面前的王耀,对视一眼,决定在世界杯结束后的夜晚,做些什么。
      第二天。
      王房东趴在床上为自己的腰和某个地方默哀,心里无比愤恨:哦呵,说好的朋友一生一起走呢?我把你们当哥们你们居然想泡我?男人都是大猪蹄子!